当前位置:首页 > 九格普法 > 基点学说

关于物债二分(点击浏览)

发布于:2023-12-28               浏览量:

分享至:

物债二分曾经是学术界的热门话题,但一直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


对物债二分的讨论,个人最为赞同的是孟勤国教授在其《物权二元结构论》中说的那两句话,一句是“所谓的物权债权化与债权物权化正是一些学者在传统物权理论不能充分解释生活现象时所作的一种巧辩”,接着的另一句是“无论怎样看待和评价物权,物权就是物权,不同于债权,是一个铁的生活常识”。这样的句子读起来没有客套,观点明确,是一就是一,不妥协不投机。
不赞同孟教授把抵押权排斥在了他的物权体系之外而把抵押权认为是一种优先债权。因为抵押权人对抵押物享有一种优先的受偿权,这种权利的客体是特定的,指向抵押物,权利又是排他的,更为重要的是抵押权人对抵押物有一种事实上的利益存在,享有对抵押物的物的利益,这种权利就应认定为一种物权。孟教授只关注到在抵押合同设立后,抵押权人与抵押人形成的合同债的关系,而没有注意到抵押物登记完成后,抵押权人对抵押物即享有了一种物的利益。前者是人对人的权利关系,后者是人对物的关系,两种关系同时存在于抵押关系当中,抵押关系中既存在债权也存在物权。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种如同抵押关系的民事关系中的两类权利关系即物权关系和债权关系分离出来,把二者分开,分别放到物权法则和债权法则中去进行设计和安排。
温世扬教授和武亦文博士写有《物权债权区分理论的再证成》一文,他们认为物债区分相对性理论是一种失败的理论尝试,因为它错误理解了物权的本质,也未能把握物权与债权的真正区别。他们反对物债区分相对性理论观点是值得赞同的。如果能够从根本上把物权定位于对特定物享有物的利益的权利,而把债权仅仅限定在因合意而产生的请求权,然后再以物权关系和债权关系作为区分标准,用拆分的思路把传统物权法和债法调整的民事关系或民事行为通通试着进行一种分解,把物权关系拿出来放入物法中安排调整,把债权关系拿出来放到债法中安排调整。这样就不用过多的谈对世权对人权、绝对权相对权和支配权请求权,问题的解决就会更加简单,直接明了。
《物权债权区分理论的再证成》中,在反驳债权物权化时,举了两个例子,一是租赁关系下的物权化,一是预告登记下的债权。特别是前一个例子,多被当成债权物权化的论证依据,似乎无法绕过。其问题核心只有一点,所有的涉及到“买卖不破租赁”的讨论,都是陷进了一个误区,不是债权关系表现了物权属性,而是租赁关系中本来就既存在债权关系也同时存在物权关系。过去一直把租赁简单归为债权关系,其实在租赁关系中还存在着物权关系,过去只讲债权,不谈物权,所以当意识到租赁关系也会涉及到物权事实时,就用债权物权化来进行思考和解释,而不会去检讨过去忽视了租赁中的独立的物权关系。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如同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本该在《物权法》制定前就应当解决的问题,却深陷传统理论而不自觉。租赁关系下,首先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合同关系,债的关系,这涉及到合同关系的成立、生效、权利义务及违约责任。其次,是合同成立生效后,在租赁物由出租人交付承租人,承租人即对租赁物享有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这是一种对租赁物具有的合法的物的利益,就是一种物权。为什么分不清,为什么会有债权物权化的认识,就是因为我们只有物权、债权的初级概念,而没有意识到物权和债权可以同时存在于某种社会关系当中,某些社会关系既包含了物权关系也包含了债权关系。我们没有这种基本意识,面对物权债权的混合,不知道要去进行区分,而巧辩为债权物权化。这也好像是我们将黄豆红豆一起放在同一个罐子里,没有色辩能力的人看到的都是豆子,如果之前没有受过黄豆红豆区分知识传授的话,他的认识是不会分辩黄豆红豆的。
看到租赁关系中也存在物权关系后,再去理解“买卖不破租赁”,我们就会有一种新的认识角度和新的认识方法,进而会有新的发现,不会再用“买卖不破租赁”来证明所谓债权物权化,能帮助我们放弃债权物权化这种简单的、不求甚解的、有害无益的思维方法。
我们长期被德国民法限制了思维,《德国民法典》建立了物权编和债的关系编,机械的简单的把租赁规则完全放到了债的关系法中,使得后人思维受到了束缚,就把租赁关系认定为单一的债法关系。我们什么时候跳出了德国民法的禁锢,我们的民法理论才会有所突破,才能实现跨越。
再说预告登记下的债权。因为进行了行政登记,买受人对标的物就有了一种受法律支持的对特定标的物的利益,这种利益就是一种物权利益,因而有预告登记的债权关系已伴生了一种物权关系,买受人对标的物就已经有了一种物权利益。这是在买卖关系过程中出现的对物关系,是一种用登记方式设定的对物权。在有预告登记的买卖关系中,既发生有债权关系,也发生有前期不涉及所有权转移但对买卖标的物产生实际控制的物权关系。至于买受人最终能不能取得完整的标的物权利,这不是应强调的问题。买受人能不能最终完全占有标的物,不影响买受人在预告登记完成后即对标的物在法律上的一种控制权和享有利益的事实。如果买受人违约,出卖人申请注销登记,买受人对标的物的物权利益自此消失。
讨论上面两三个例子,我们就可以讲明物债二分客观存在以及物债二分应该怎样分。物债二分不容置疑,造成物债二分相对性出现的原因是现有的民法体系和民法规则对物债没有做彻底二分或者说是进行了错误二分。
常鹏翱教授的《债权与物权在规范体系中的关联》一文,前提是认可债物二分,“不容否认的是,透过它们,现实中繁多的财产利益形态得以简化,法律规范和法学理论也有了清晰的部门划分,因此在生活世界和法律世界中产生了简约而高效的便宜,这反过来又无数次地验证着债权和物权二分的正当性”,却在结语的第五点提出要认真对待物权法的可能危机。“物权法能否在民法典自成一编地独立存在,就是问题。一旦在学理上完成物权法的分解,逻辑结论就是要改变民法典的格局,为了照料不能归入债法的物权规范,就势必以债权规范为根基来设立财产法,在民法中完成从物权法到财产法的转变,以财产权关系来统和债权与物权”。这是一种极端的思维。当然,常教授这篇文章发表于十年前,当时民法典还在讨论中,或许到现在认识已有新的变化。如果还没有,试着用新的物权关系和债权关系作为区分标准对民事关系进行一次分解,跳出传统理论,看看能否消除上述担忧。
孙宪忠老师提出的区分原则对法学理论和司法实务产生了重大积极的影响,只是区分原则讨论的对象似乎局限在简单的买卖、抵押民事关系中。如果把以物权关系和债权关系作为区分标准对民事关系进行拆分的方法称为分解原则,分解原则要求是对传统的物权法和债法所调整的民事关系进行一种整体性的排查、拆分,除了买卖、抵押外,还有地役、居住、承包、借贷、租赁、仓储、运输,等等,甚至凡是民法可调整的社会关系,都可以试着一一分解。在分解以后,用债法调整民事行为的成立、生效、变更、履行、违约等事项,用物法调整标的物的占有、控制、取得、使用、收益、处分、转移等事项。这种分解后的调整分配可以替代、覆盖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区分的功能。区分原则纠正了在实务方面曾有过的错误,分解原则打破了传统理论的禁锢。

当然,这种新的区分方法只是消除现有传统民法理论疑惑和混乱的一个重要路径,是打破传统理论城堡围墙的突破点,要把围墙推倒,还有很多事要做。也如同是一把钥匙,能帮助打开大厦的第一扇大门,进入大门后,还有多扇房门需要打开才能看到大厦内的全貌。传统理论不同制度已经相互交织,牵一发就要动全身。只是这第一扇大门是开启的第一步,打开了,才可能先进去。

原创声明:本栏目文章均由陈建军律师原创,转载引用须注明出处及作者。